【展恒案例】用人单位聘用退休人员,双方形成劳务关系,应根据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

      【案情简介】

       付某,系某高校教师,2013年1月11日经批准退休并享有养老保险待遇。2016年7月16日,付某与大连某高校订立《聘用协议书》,约定大连某高校聘用付某为电气工程系教师,期限至2018年7月15日。2017年12月,经大连某高校董事会研究决定,对学院专职教师队伍中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(男60岁,女55岁)不再予以返聘。随后,大连某高校向付某邮寄了解除劳务关系告知书,自2018年1月1日起,付某不再到大连某高校任教。2018年7月19日,付某将大连某高校诉至法院,要求大连某高校向其支付2018年1月至7月的工资损失。

      【律师观点】

      承办律师接受大连某高校委托代理本案。在综合分析本案的情况下,承办律师认为首先应当明确的是,付某属于退休人员且享有养老保险待遇,大连某高校与付某签署《聘用协议书》,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应当属于劳务关系而非劳动法律关系,因此应当根据双方签订的《聘用协议书》来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。根据《民事案件案由规定》,本案案由应当属于离退休人员返聘合同纠纷。在明确原被告双方的基础法律关系之后,承办律师便明确了本案的代理思路。

      一、大连某高校与付某解除《聘用协议书》符合双方约定的解除条件及解除程序,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,应具有法律效力。

      案涉《聘用协议书》系合同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,不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应认定合法有效。《聘用协议书》第21条约定,协议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,致使本协议无法履行,经双方协商不能就变更达成协议的,甲方(即大连某高校)可以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乙方(即付某)解除本协议。2017年12月,大连某高校董事会研究决定,对学院专职教师队伍中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(男60岁,女55岁)不再予以返聘。随后,大连某高校向付某送达《解除劳务关系告知书》,告知付某自2018年1月起,解除双方签订的聘用协议。据此,大连某高校与付某解除《聘用协议书》符合双方约定的解除条件及程序,亦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,应认定合法有效,双方的劳务关系已于2018年1月解除。

      二、自2018年1月以后,付某再未给大连某高校提供过任何劳务,因此其无权主张相应的劳务报酬。

     付某诉请大连某高校向其支付2018年1月至7月之间的工资损失,其实质是要求该期间的劳务报酬。但根据劳务关系的性质,劳务提供人获得报酬的前提应当是向劳务接受人提供相应的劳务,无劳务则无报酬。就本案而言,大连某高校与付某已经于2018年1月正式解除了聘用协议,自2018年1月以后,付某再未给大连某高校提供过任何劳务,因此也就不能获得相应报酬,其相关诉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。

      三、案涉《聘用协议书》不存在违约条款,付某亦无证据证明其工资损失,据此法院也不应支持其诉讼请求。

      双方签署的《聘用协议书》中没有约定违约条款,亦未对双方解除合同的赔偿问题进行约定。另根据民事诉讼中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的原则,付某主张大连某高校应当向其赔偿2018年1月至7月的工资损失,但其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部分工资损失的存在。故其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,法院应驳回该部分诉求。

     【裁判结果】

       一审法院认为,原告在退休后与被告订立的聘用协议,该协议属于劳务合同。双方在聘用协议中约定了被告解除合同的条件。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,被告可以解除合同。被告主张解除合同,该合同自解除劳务关系告知书到达原告时解除。劳务合同纠纷即为以一方当事人提供劳务为合同标的,在履行合同过程中,因劳务关系发生的纠纷。原告于2018年1月4日已从被告处离职,自此再未向被告提供劳务。原告向被告主张此后的工资及工资损失没有法律依据,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一十八条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九十三条第二款、第九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。驳回原告付某的诉讼请求。付某不服一审判决,向大连市中院提起上诉,大连市中院判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创建时间:2019-08-21 17:34
收藏
浏览量:0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